当前位置:主页 > 社会 >

日本现代舞大师田中泯专访 舞踏是对身体的革命

来源:网络整理2018-02-03 16:44



日本现代舞大师田中泯



田中泯演出中



田中泯演出中

  年过六旬的日本现代舞大师田中泯是舞踏艺术的第二代宗师。10月底,田中泯来沪演出,这是下河迷仓“越界艺术节”的重头戏。演出不卖票,但吸引了大量观众。田中泯的演出都是即兴、片断的,从不排练。他总是随音乐、环境起舞,用肢体诠释内心以及对生死的感触。

  舞台上的布景很简单,只有枯山般的石头,一摊也许象征河流的水,台阶上有一只孤零零的箱子。除此之外一无所有。演出一开场,一个飘渺的声音,逐渐响起来,越来越响,几近让人耳聋。接着,从水泥柱后面缓缓走出一个老者,裹尸布一般的藏青色和服将他缠住。他像一个来自地狱冥间的死者,佝偻着身体,动作极慢,雀爪般的双手无助地挥舞、探寻、触摸。“他”没有姓名,演出没有台词;他释放着身体,演绎着内心对生死的感触。

  演出中的老者就是日本现代舞—舞踏的第二代宗师田中泯。在第一代宗师土方巽去世和102 岁高龄的大野一雄退隐后,年过六旬的田中泯已成为舞踏的领军人物。

  舞踏(Butoh)是一种肢体表现强烈的新兴舞蹈,产生于战后的日本。当时的日本反战、反美,受此影响,日本舞蹈界一反过往追求西化、奉西方舞蹈为圭臬的信念,开始正视日本人身形矮小、无法淋漓尽致地表现芭蕾修长线条的现实。在这样的背景下,“舞踏之父”土方巽找到一种原始自然的表演方式:舞者周身敷抹白粉,弓腰折腿,蠕动缓慢,或满地翻滚,形容丑陋,表情悲痛。

  舞踏强调由内而外地探索身体深处的能量。之后,舞踏致力于呈现死亡的姿态,表达亡者在永恒的寂灭中重蹈毁坏与死亡。在这层意义上,舞踏也被称为“暗黑派舞踏”,是一种黑暗的仪式。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舞踏传入欧洲,对欧洲现代舞产生了革命性的影响。1983年前后,舞踏由欧洲再回日本,掀起了比上世纪60年代更深邃的影响。就在那时,田中泯拜土方巽为师,致力于舞踏艺术。

  如果说因为舞踏过于小众,田中泯并不广为人知,那么凡是看过《黄昏的清兵卫》和《隐剑鬼爪》的观众一定会记得他。田中泯在59 岁时,应著名导演山田洋次的邀请,在电影《黄昏的清兵卫》中扮演与清兵卫决斗的武士余吾善右卫门。因在该片中的精彩演出,田中泯获得第26届日本电影金像奖最佳男配角奖和最佳新演员奖、第76 届电影旬报最佳新演员奖。

  现实中的田中泯完全没有大师的架势。他坐在下河迷仓休息室的沙发上,不停地抽烟,热情地招呼记者在他身边坐下。他身上那件皱巴巴的藏青色上装简朴到了极致。他自称是农夫,一个在舞踏艺术中默默耕耘的人,一切对他来说都是身外之物,唯有艺术才能让他心动,并且完全地投入其中。

  B=《外滩画报》

  T= 田中泯(Min Tanaka)

  我的舞台没有一定之规

  B:对此次上海演出,你感到满意吗?

  T:我并没有想那么多,只是想从开始到结束,把舞跳完。

  B:上海演出了两场,一场在室外,一场在室内。你更喜欢哪场演出,为什么?

  T:我倾向于在室外演出,因为在室外,观众就能和我一起感受同一片蓝天、吹拂的风和夜晚的星空。如果观众和我的感受一样,就更能理解我的身体语言和内心。

  B:你的演出非常“黑暗”,黑暗是否是舞踏最核心的部分?

  T:每个人对舞踏的表达方式是不同的。来上海演出前,我希望自己能轻快一点,但是当我站到舞台上,就轻快不起来了,我不自觉地沉重起来,因为我们根本不知道未来会怎样。

  B:在你的演出中,舞蹈是即兴的吗?

  T:几乎都是即兴的。

  B:但是音乐和舞蹈很贴切,音乐应该是事先设定好的吧?



上一篇:韩星南贤俊进军日本 韩日舞蹈大赛勇夺桂冠
下一篇:中国作曲家吕远与日本舞蹈家泉春霞在东京为中
标签:

友情链接/网站合作咨询:

©2011 - 2017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